钢材进行热镀锌加工

钢材热镀锌处理套定额

钢材热镀锌处理套定额

  • 电话:023-68163296 023-68163156
  • 手机:13752982816  13983837119
  • Q Q:1520277588    1577789878
  • E-mail:cqjugao@126.com
  • 地址:重庆市九龙坡区火炬大道99号千叶中央街区4栋15F
当前位置 > 首页 > 新闻资讯 > 新闻动态

镀锌钢材

镀锌钢材

发布时间:2017/3/23 14:40:18   发布人:管理员

 过去两年以来,钢铁产能过剩问题一直是中欧经贸关系中的热点和难点问题。欧盟方面以钢行业协会牵头、媒体和非政府组织助阵、欧盟机构官方出面,在西方逐步形成“我钢铁铁产能过剩—我钢铁产品倾销欧盟市场—欧盟钢铁行业遭遇不公平竞争损失—大量钢铁工人失业—欧盟官方必须介入给中国施压”等逻辑。欧盟钢铁似乎成了我对其“不公平竞争”的“受害者”。还有其他欧盟产业和组织将其放大,欧盟甚至被提升为成为经济全球化的“受害者”。这种思潮在欧盟范围内有一定的拥护者,也在现实地影响着欧盟机构和成员国的决策者。

  对于中欧钢铁产能过剩的争端,欧盟钢铁协会可以说成功地“打赢”了“公关仗”,主导了欧盟的舆论和公众情绪,但其逻辑其实是漏洞百出,难言完整。

  首先,产能过剩的产品出口到外国市场就一定构成倾销?在市场经济和国际贸易正常的条件下,一国之内特定产能过剩完全是正常现象。就拿欧盟牛奶行业为例,自从2015年欧盟取消牛奶生产的上限以来,盟内牛奶生产大量过剩,不仅盟内奶制品价格不断下跌,对外出口也大幅增长,对中国的出口的年增幅也在30%以上。那我们是否可以说,欧盟牛奶行业产能过剩,产品大量倾销中国?可以说,一国之内产能不过剩,就没有国际贸易。

  从价格的角度来看,倾销的认定应该是出口到对方市场的价格明显低于成本价或国内销售价,而我国钢铁产品在欧盟市场的价格并不低于国内市场价格,同时欧盟却不认可我国内劳动力、能源、土地等各种生产要素价格低于欧盟的现实。

  从政府补贴的角度来看,我国政府对钢铁行业的补贴都是在世贸组织规则下允许的补贴,如果欧盟质疑这种补贴的合法性,完全可以到世贸组织的争端解决机制去起诉。欧盟牛奶、葡萄酒、汽车行业等也接受了大量官方补贴,欧盟的牛奶、葡萄酒和汽车等出口到我国,是否我们就可以认为是不公平竞争,而必须采取措施呢?应该说,现有的世贸组织规则对政府补贴的认定和规范是不完善的,一句话,规则有漏洞。欧盟在利用漏洞,我们也可以利用。在新的多边规则出台之前,采取单边施压的方式并不具备合法性和正当性。

  其次,欧盟的钢铁行业真是受到中国出口产品的影响才遭遇困难,失业是中国不公平竞争造成的?

  从历史上看,欧盟钢铁行业的就业减少早在1970年代后期就开始了。1970年代当时欧共体钢铁行业行至顶峰,也出现了大量的产能过剩,因此1979年欧共体提出《达维尼翁计划》,要求限制欧共体的钢铁产能,仅仅1980年第四季度到1981年上半年实行钢铁工业紧急计划,就强制削减13%~20%的钢铁产量。1975年,当时欧共体15国的钢管行业就业人数达13万,2007年时欧盟28国总就业人数仅7.15万;20012006年间,欧盟28国铸钢行业就业人数减少了7%,波兰、意大利、奥地利甚至分别减少了34%29%23%。可以说,欧盟钢铁产业遭遇困难并非近期的事情,大量工人转移就业也历来已久。这其中既有欧盟政策引导的因素,也有产业转移和竞争力的因素。

  从欧盟钢铁产品进口来源结构来看,中国钢铁产品对欧盟的出口总量仅占欧盟总进口的20%还不到,占欧盟钢铁进口绝大多数的80%是从其他国家进口的。欧盟钢铁协会不去抱怨这绝大多数,却抓住中国作为其攻击的靶子,而且还得到欧盟内部的呼应,实在让人匪夷所思。

  欧盟钢铁协会通过其巨大的游说优势,成功地在欧盟内部掀起“中国钢铁产能过剩”的讨论,欧盟机构在压力之下,也多次对我施压,其领导人甚至在G20杭州峰会期间挑起话题,要求建立全球性的讨论钢铁产能过剩问题的平台。仅仅从钢铁产能过剩问题被关注的高度来看,欧盟钢铁协会似乎“赢了”,但代价却是欧盟的大局和未来。

  欧盟钢铁行业最大的问题在于自身竞争力不足,欧盟社会高福利制度极大地提升了人工成本,但长期以来的技术创新投入不足,行业劳动生产率的提升不足以弥补人工成本的增长;近乎僵硬的劳动保障制度,使得钢铁企业在处理冗员时举步维艰,企业成本难以得到控制。遗憾的是,这些都是欧盟钢铁行业单个行业无法改变的问题,在有中国这个“替罪羊”出现时,将“祸水”泼在中国身上成了最好的选择。中国实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与欧盟的市场经济体制存在差异,将欧盟自身竞争力不强推到这种差异上容易得到欧盟民众的呼应。但从结果来看,欧盟钢铁行业的做法却会让“受害者”心态迷住欧盟的“双眼”,看不到自身的问题,看不到中欧经贸关系的大局。

  自从欧元区主权债务危机爆发以来,欧盟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结构性改革,实质就是重振其产业竞争力问题,其中关键是改革高福利制度和僵化的劳动保护制度。在改革受到重重阻力,难以推进的情况下,如果让中国这样的“替罪羊”承担其竞争力弱化的责任,可以预见,欧盟的结构性改革得到民众支持的难度恐更高,欧盟自身积重难返的问题恐更加难以解决。

  更为重要的是,钢铁产能过剩问题甚至为欧盟普遍存在的反全球化、保护主义、民粹主义找到了理由,似乎欧盟已经成为全球化的“受害者”,这将进一步强化部分民众的反全球化心态。英国脱欧有欧盟与英国利益矛盾的原因,但也是民众对经济一体化、全球化不满的结果体现;意大利公投否决政治改革方案,法国总统大选中极端右翼势力的上升等等,都与这些反全球化情绪相关。由此可见,钢铁产能过剩问题在欧盟成为热点并不是孤立事件。可惜的是,欧盟机构“顺应民意”的结果其实是“砸自己的脚”,在压力之下“积极应对”只会鼓励反全球化情绪进一步高涨,势必进一步威胁到欧盟整体的存在。欧盟之所以存在和发展,就是因为经济全球化和一体化,这更是欧盟机构的安身立命之本。

  中欧经贸关系更是欧盟大局。中国是欧盟第二大贸易伙伴,中国是欧盟企业重要的对外投资目的国。在欧盟遭遇主权债务冲击尚未恢复,英国脱欧已成定局的大背景下,美国特朗普总统上台后实施的种种政策显示欧盟很可能成为美国的下一个目标,欧盟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中国。中国和欧盟都是多边机制的坚定支持者,都是自由贸易理念的坚定践行者,都面临着美国新政府政策不确定性的威胁,双方有足够的理由在已有的合作基础上,进一步探索新的合作领域,妥善地处理双方分歧。这将既是中国之福,更是欧盟之福。